四省空置五万套 保障房缘何频演“空城计”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1-10-25

    山东1.29万套,海南9000多套,广东1.15万套,云南2.3万套……近日多个省份审计结果暴露出保障房空置失望。

  一边是中低收入群体期盼早日构建“安居梦”,一边是大量保障房空置“遇冷”窘境。经过几年“高速”建设保障房转入“产出”高峰,但一些地方保障房入住率低,“民心房”屡遭失望。

  建了没人住 保障房出了面子和摆放?

  深圳最大公租房项目分配转入了最后阶段,首批推出的8250套公租房房源,获奖申请家庭一万余户,但有45%的申请人家庭弃租。

  新一轮大规模保障房建设启动以来,部分地方却经常出现了始料未及的“房等人”现象,原本“一房难求”的保障房却面对“愁娶”失望。

  山东省审计机关对省内15市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投资、建设及分配情况展开审计找到,有9个市、40个县的1.29万套保障性住房处于闲置状态,其中近4成空置6个月以上。

  从全国一些省份的2012年度审计结果来看,“有房无人”的保障房闲置问题十分广泛:在海南,9个市县9077套保障性住房正处于闲置状态;在广东,有13个市本级、28个县(市、区)11464套住房正处于闲置;在云南,有2.3万套保障房被闲置……

  在房价低企的背景下,一边是低收入群体不能“望房兴叹”,对“寄居有所居”有着迫切需求,一边却是保障房空置率高企,房源存量不断增加。

  “空置率高,意味著大量保障房没有发挥到真正的保障起到,而且造成资金、土地等资源的浪费。”海南大学中国现代经济理论研究所所长王毅武教授说。

  上海市房地产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严荣说道,建设保障房是一项根本性民生任务,各级政府都将其列入重点工作。依靠行政力量推动,大批保障房快速建了一起,还只是在数量上完成民生答卷。辟了没人寄居,百姓得到实惠,最后出了政府的面子和摆放而已。

    方位稍、设施劣,保障房就该“较低确保”

  本不太可能竞相申请人、一房难求的保障房,却演变为“房等人”的无奈。面对这种现象,人们不禁要问:难道保障房已供过于求?

  事实并非如此。我国的保障房覆盖率仍较低,仍有相当一部分群众不存在住房问题。

  此次多地发布的审计报告指出,闲置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设施基础设施或公共服务设施不完备。

  以深圳的公租房分配为例,按照当地住建局发布的价格,若租给一户40平方米户型的公租房,每月房租大约600多元。租金如此优惠,为何4000多户申请人最终选择退出申请?一位在关内南山区工作的申请人道出其中缘由,项目选址偏远,到公司下班路程将近30公里,不堵车每日也要花上三个小时。

  “保障对象住进意愿较低的保障房小区基本都处于距离中心城区很远的地方,属于生僻地建房‘卯数量’,基础设施脆弱,公共服务设施配套迟缓。”海南省住建厅一位干部向记者坦承。

  记者专访找到,部分地方的保障房质量偏差,小区环境脏乱差,物业管理难做到,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保障对象的居住于意愿。海南省审计厅对保障性安居工程审核发现,全省有24个项目存在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现象等,其中有770套住房出现墙体开裂、顶棚渗漏等影响结构安全和使用功能的质量缺陷。

  海口市一家廉租房小区物业管理的负责人说,廉租住房、公共租赁住房物业管理费用几乎不缴,而小区的卫生、安保、水、电、绿化等日常管理必须大量资金确保,物业费用缺口相当大,小区环境自然好不一起。

  严荣说道,住房不仅仅是为了居住,还是一种生活,而社区环境是最重要的参照因素,设施设施建设不应与保障房工程本身同步规划、同期建设、同时交付使用。方位偏远、配套设施不完备、房屋品质存问题等多重因素,诱导了确保对象的自由选择意愿,推高了保障房“空置率”。

  保障房以防走样,不仅看数量也要轻品质

  千万户住房困难家庭翘首期盼的保障房上演“空城计”,相当严重挫伤的不仅仅是政府的形象,还有望眼欲穿的民心。如何斩“计”考验着基层政府的乡里理念和执政水平。

  针对这些问题,河南省提出,地方在保障房项目实行中做“三不”,即对选址距离中心城区过近、缺少基础设施配套的项目不予立项和审核;对基础设施配套无法满足基本入住条件的项目限期排查,不合格的不组织竣工验收;对不按要求配建保障房的商品房研发项目,不予办理预售申请,并明确要求,廉租房主要布局在省辖市、县(市)中心城区。

  “保障房建设的核心,是必须从中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的实际需求抵达,防止出现‘两张皮’。”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胡光伟认为,地方政府必须要有勇气直面“空城”的失望,厘清问题根源,切实解决问题确保对象的顾虑、担忧和实际困难。

  北京市维拓设计集团副总建筑师张根说道,保障房的保障对象本来就是生活成本极为脆弱的一个社会群体,乡里而辟的保障房更得要便民。

  保障房建设选址布局不应“以需定辟”。应在城区商品房中配建一定比例保障房,解决目前部分保障房位置偏僻、环境不好、设施设施不齐全等问题。

  “保障房建设,无法‘重量不重质’,更无法完成数量任务就万事大吉。”严荣认为,针对一些地方经常出现的“重建设重分配”现象,通过制度设计进行严苛约束问责。同时还应进一步减少保障房申请门槛,增大对外来务工人员的保障力度。在特别强调“在当地没有自有房产”和“没有同时享受其他住房保障”的同时,公租房的租用条件可以有助于限制。(责任编辑:李红)